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龙照峰的博客

有一种爱叫放手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龙照峰,男,1979年12月30日出生于广西巴马县,现居广西南丹县。作品散见《红豆》、《草地》、《广西师大报》、《河池日报》、《河池学院报》、《空谷文学》、《南楼丹霞》、《新诗代》、《第三条道路》、《芙蓉锦江》、《南丹文学》、《时代作家》等杂志及报刊。有作品入选《中国网络现代诗歌精选》(中国文学艺术出版社2005年12月出版)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走过去,前面是个天  

2007-09-01 20:52:24|  分类: [散文随笔]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文/龙照峰

 

        我把自己放在一个怎样的镜地里呢?
       当我的双脚再次轻轻地敲打着庆远的土地在地面上行走时,又是春天了。我在龙江边上慢慢地行走着,河水显得安静而温柔。我从铺着卵石的路面上走过,又在青青的芳草间穿行。 
       我以为,人世间是存在着缘的。我曾有幸在龙江北岸的一所大学里求学,并与《空谷》结下了无法可解的情缘。也就是从那时候起,我才开始喜欢文学,并结识了一些“文人黑客”。闲着的时候,我们总是喜欢聚在一起大侃一番,或是寻访宜州的名胜古迹,或是到三门寺去与法师漆足谈心。只是光阴似箭,转瞬间我就临近毕业了。想起马上就要离开“空谷”,离开文友们了,心中不免突增离别的忧思来。
        前些日子,师兄叶成到来,适逢周末。我们便选一处较为安静的地方,沏一壶香茗,慢慢叙谈别后情谊。我们就坐在幽暗的灯影里,聆听彼此心声。他说:“不论我身在何处,我总是惦记着‘空谷’,惦记着你们的。”自从毕业后,叶成的运气并不大顺畅,但他在困境中仍惦记着‘空谷’,惦记着我们,实在难得。兴许月圆是画,月缺是诗,相聚是缘,别离也是缘吧,我们的心总是相通的。
        即便我们的身影已经离去,我们的心也还装着这方水土。有一首词不是说吗?“《空谷》忆,最忆是空谷,奇葩一枝吾是吾,空山新雨涤万物,幽兰芬芳吐”。其实,“空谷不空,丰富多彩”,这是不言而喻的,况且里面有着一群鲜活的灵魂。即便毕业走了,大家的心也还是系在一起的的。《空谷》的缔造者之一王汉军,在我把《空谷》刊物送给他时,我分明看到他眼里游离着一丝惊喜,他说:“看到你们,我就好像看到了我们当年的激情。”《空谷》的复刊者覃正华独闯北京,遥遥千里,但他还时常打电话或写信来询问“空谷”的情况。我以为,作为一名“空谷”人,关心“空谷”的成长与发展是一种责任,也是一种信念。
       快三年了,而我的脚步总是匆忙地在庆运的土地间穿行。如今,我即将投身“江湖”,捕击长空了,我觉得,我与“空谷”的命运和前途或许有些相似吧。只是如今正是春天,“空谷”里时值百花满园,鸟语花香,我有幸在此领略到奇异的风景。虽然“空谷”行走的脚步是艰难的,但她总是“不遗余力地帮助他人,不遗余力地完善自己,为寂寞的人打造一片宁静的天地”,这是《空谷》向来的宗旨,也是《空谷》历经磨难艰辛却终不肯放弃的缘由。
       想着这些的时候,我正在“空谷”里悠闲地踱着步子。我看到花一丛一丛地开得正艳,路弯弯曲曲地延伸着。我想,既然选择了远方,又何畏惧风雨兼程呢?
(刊于《空谷文学》2002年5月1日/第二版)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4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