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龙照峰的博客

有一种爱叫放手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龙照峰,男,1979年12月30日出生于广西巴马县,现居广西南丹县。作品散见《红豆》、《草地》、《广西师大报》、《河池日报》、《河池学院报》、《空谷文学》、《南楼丹霞》、《新诗代》、《第三条道路》、《芙蓉锦江》、《南丹文学》、《时代作家》等杂志及报刊。有作品入选《中国网络现代诗歌精选》(中国文学艺术出版社2005年12月出版)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想念父亲   

2007-09-01 20:59:25|  分类: [散文随笔]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★龙照峰 

 

月光冷冷清清地泻在窗台上,照亮无眠。我在窗边重复着“举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”的意境。每当这时,父亲的音容笑貌便从天边漂浮而来,瘦小的身影走入我的视线,一如我少时弱小的体形。
      我静坐如禅,用静洁的心灵去解读父亲。在魂牵梦绕的村庄,父亲总是坐在摇曳的灯影里,用古朴的声调唱书,凄婉迷离。声音盘旋于小屋,然后从屋顶环绕出去。我踩着父亲的声调从童年起步,历经滴着晨露的黎明,跋山涉水,走向红日高升的东方。
      十几年后,我在父亲满含深情的期望中趟过了清清的河流,踏着嫩绿的草地走入了神圣的大学殿堂。而父亲的唱书声却早已被我抛在脑后,惟独那离别时的身影在我心中站成一幅永恒的画图。那是一个细雨飘飞的日子,我怀揣大学录取通知书决定离家独行。我打点行装,我自己的手独自上路了。父亲却“固执”地提着我简单的行囊,送我翻过一个又一个的山坳,一直把我送进车站。当我踏上北去的列车时,我依旧看见父亲干瘪的身体立在站台上,空洞的衣衫在风中不停地飘飞,很像一位落寞的诗人。后来,父亲的这一形象经常流露于我的笔端,乃至多年以后我坐在暮年的历史仍会看见父亲瘦小的身体晾在风中。
    时隔多年,如今我已过而立。在无数个明月照耀的夜晚,我看到月光胡乱地涂抹着父亲的头发,于是便看到父亲白发苍苍,在月下踱着步子。我心疼父亲的身体,惊觉时光的苍凉。醒时却发现泪湿枕巾,狭小的屋子只剩一轮清凉的明月。
       去年春节,我终于摆脱繁忙的公事,从遥远的地方赶回村庄看望父亲。刚踏进家门,便看见父亲坐在堂屋的藤椅上,一头银发如雪。父亲正如我梦中的形象立于我的眼前。只是父亲精神颇好,看见我便从藤椅上起来,兴高采烈地和我打着招呼,然后便开始唠叨他冗繁的家常,像在陈述一项惊天动地的伟业。看着眼前这位与中国共产党有着相同年龄的老人,古铜色的脸上皱纹交错,写满了父亲一生的沧桑。我的心情不觉沉重起来。
      几天后,我从父亲尘封已久的书柜里翻出几本旧书籍(《曼陀螺》)拿到太阳底下晾晒。父亲一见这原先的唱本便高兴起来了,拿着书就给我唱了长长的一段。声音朴实醇厚,轻轻地敲击着我的耳膜,我便觉有一种纯洁的情愫流淌我心。这些年深居闹市,我每天都被一大堆繁忙的公事缠身,大街小巷流行的也只是些“妹妹你坐船头,哥哥我岸上走”这样的歌曲,而像父亲这样能净化心灵的唱书我早已久违了。听着父亲熟悉而又陌生的音调,我仿佛又踏着童年的脚印在昏黄的灯光下接受父亲最初的启蒙。
       也许是“叶落归根、狐死守丘”的缘故吧,当我再次劝说父亲跟我到城市居住时,父亲便又拒绝了。在父亲的眼里,偏避的小山村才是他一生最后的寄托。我穿过岁月瘦长的风痕回忆起父亲送我走出大山,送我读大学时的情景。而现在,父亲却愿意留在村庄。我明了父亲与山村已经有了某种无法可解的情缘。对于父亲只求付出不求回报的厚爱,我怎样才能报答啊!
       回到城市,我又忙于在工作和社交中穿梭,不经意间却又把父亲给忽略了,只是每次深夜梦回,才又常常挂念起父亲!

 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