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龙照峰的博客

有一种爱叫放手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龙照峰,男,1979年12月30日出生于广西巴马县,现居广西南丹县。作品散见《红豆》、《草地》、《广西师大报》、《河池日报》、《河池学院报》、《空谷文学》、《南楼丹霞》、《新诗代》、《第三条道路》、《芙蓉锦江》、《南丹文学》、《时代作家》等杂志及报刊。有作品入选《中国网络现代诗歌精选》(中国文学艺术出版社2005年12月出版)。

[小说人生] 以毒攻毒  

2007-09-02 00:55:24|  分类: [小说人生]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◇龙照峰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
 天将近黄昏的时候,太阳正斜斜地照在衰老的瓦房上。远处的山村里已经炊烟四起。
  大鸟蹲在他底矮的屋檐下,来回不停地磨着手中那把锈迹斑驳的杀猪刀。这把杀猪刀已经退休多年。它在年青的时候,不知有多少头猪死在了它锋利的刀刃之下。现在,它又要重出江湖了,但它的使命已经不再是杀猪,而是要保护大鸟的安全。或者更确切地说就是要砍人。砍人?这是令一把刀感到兴奋而刺激的工作。尤其是针对坏人。
  想着这些,大鸟又加快了磨刀的速度。他的力量使刀逐渐逞现了逼人的光芒。他要用这把刀去完成一项神圣的使命。
  因为在中午放学的时候,大鸟从学校里赶走了一个头发染得像稻草一样的小混混,而且他们还发生了身体上的碰撞。临出学校时,稻草还回过头来,气冲冲地指着大鸟说,你等着,今晚我叫人来砍死你!
  正是稻草的这一句话,大鸟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。俗话说,害人之心不可有,可防人之心不可无啊。况且稻草是小镇上有名的瘪三,恶贯满盈,什么事都做得出来。近两年来,他更是嚣张了,经常伙同一帮小混混,在学校周边活动,伺机抢劫学生的钱财,还威胁学生,说如果敢报案,只要一出校门口就会挨打。学生感到很恐慌!有时候,稻草一伙人竟然窜到学校里,无故殴打男学生,调戏女学生,甚至向学生收取保护费,说一些不堪入耳的话向老师挑衅!有谁前来制止,他们的刀子就会发出闪闪的亮光。学生和老师们都很气愤。当地群众一提到稻草,都不由自主地满腔愤怒。学校和群众也报案多次了,但每次都是不了了之。派出所的说法是,他是未成年人,所犯的也只是小罪,只有等他年龄达到18岁之后才能对他进行处理。
  记得稻草初次进派出所的时候,内心还有一点点畏惧。可是每次进去之后,录口供,按手印,然后就平平安安地出来。好像是吃家常便饭一样。稻草觉得派出所不过是纸老虎罢了,胆子也就越来越大起来。
  大鸟想,对付这样的人,跟他们讲道理是没有用的。只能靠我们自己,我们要强硬起来,以其人之道,还治其人之身,决不能心慈手软!
  太阳下山了,微风轻轻地吹拂着。大鸟用指甲试了试刀锋,感觉可以了,就用布把刀包好,插在了自己的裤腰上。
  但事情很快就来了。
  学校上晚读的时候,月亮还没升起来,天灰蒙蒙的。一位好心的学生跑来告诉大鸟,说黄老师,如果今晚有人来叫你到学校外面的话,你不要去。他们有十几个人,每个人的身上都有一把砍刀,而且稻草的身上还有一把沙枪。
  这个消息对大鸟来说,无疑是至关重要的。否则,以大鸟的脾气和个性,今晚他很可能死在乱刀之中,身体还可能承受来自沙枪的疯狂。
  大鸟静了下来。用手摸了摸裤腰,刀还在,而且还带了他微弱的体温。
  怎么办呢?以自己个人的力量,肯定不是稻草他们的对手!大鸟抬头望了望天空。天还是灰蒙蒙的,月芽儿正探头探脑地出现在远处的山顶上。
  大鸟想起了显哥。
  显哥是大鸟的同事,上体育,他有一杆猎枪。他是一个经验老到的猎人,枪法百步穿杨。不知有多少黄杞、黄鼠郎、野鸡等成了显哥餐桌上的下洒菜。
  大鸟把事情的起因跟显哥说了。显哥拍了一下大鸟的肩膀,说老弟,请放心!于是从墙上取下那把久经沙场的猎枪。装火药,灌钢沙。动作十分麻利。就像一位战士上战场前所做的准备工作一样。
  天已经黑了下来。四周显得很寂静,月亮开始放射出它的光芒。
  大鸟和显哥又分别叫来了阿战、老油、龙叔、西谋等十几个年轻的男老师。大家还经过了一番精心的布署。
  当学生上晚自习的时候,大鸟裹着那把杀猪刀,显哥提着猎枪,其他的老师有的拿着木棍,有的捡了菜刀。大家都各就各位,隐蔽在茫茫的月色里。
  大鸟来到操场旁边的沙坑里,坐下,并把带着体温的刀插在沙堆里。
  校园里显得更加寂静。风轻轻地吹。凭着朦胧的月色,可以看到人走动的身影。大鸟看了一下四周,没有人。他又看了看那些正灯火通明的教室。那些可爱的学生正在教室里认真地学习。大鸟想,我一定要让这里的老师和学生有一个安静的学习环境,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我也愿意。
  大鸟很爱这里的学生,很爱这所学校。大鸟越想越气愤!虽然学校没有围墙,但堂堂一所拥有1000多位学生和几十位教师的学校,居然还受几个小混混的窝囊气!搞得老师和学生每天都不得安宁!一些学生觉得在学校没有安全感,干脆辍学回家了!难道就治不了这群小混混了吗?大鸟就是不信这个邪!他在心里狠狠地想,只要这帮小野仔今晚敢进学校来,我们一定要出这口恶气!
  大鸟点了一支烟,狠狠地吸了一口。通红的火星立即点亮了黑夜的心脏。这时,稻草领着他的人马大摇大摆地走进了学校。他们的手上,刀子左旋右转,正放射出阴冷的光茫。有人不停地吹着口哨,并把脚上的木拖鞋走得啼啼踏踏地响。这样的嚣张气焰,正如一条阴冷的毒蛇,让人见而避之。
  进入学校以后,其他人停了下来。稻草走向操场,又朝大鸟的方向走来。
  快接近大鸟的时候,龙叔和老油闪身出现。他们两人的手里都各拿了一根木棍。
  稻草被拦住了去路。
  请问你找谁?老油天生一副莽壮的嗓子。
  稻草说,你们让开!关你们什么鸟事?!叫大鸟出来!老子今晚要搞死他!说这话时,他的右手迅速地转往背后。
  很明显,稻草的动作已经给出了暗示,他的背后肯定藏着某种武器。
  兄弟,今天晚上是我们两个值班,请你不要在学校里面闹事啵!龙叔是一个比较和气的小伙子。他和老油是新分配来的老师,一副血气方刚的样子。但他们并不知道站在他们面前的人就是稻草。
  然而,这一切被在几米之外的大鸟看在了眼里。透过朦胧的月色,虽然看不清来人的表情,但听声音,大鸟断定来人就是稻草了。大鸟显得有些紧张,心跳越来越快。他想:只要稻草敢拔刀或枪出来,老子冲上去就砍。
  就在这时候,大鸟隐约看到稻草推了老油一下,而且用手在撩自己背后的衣服。他可能要拔武器了。
  大鸟跳了起来,拔出插在沙堆里的刀冲过去就砍。只听得“哎唷”一声。稻草尖叫着拔腿就跑。一边跑还一边喊,兄弟们快点上啊……哎唷……
  大鸟飞出的这一刀,砍在了稻草的手膀上。伤得并不重。
  这时,隐蔽在校园各个角落里的老师们都跳着喊着冲了出来,威声震天,俨然有千军万马之势。显哥端起猎枪,朝着苍天扣动了板机……
  稻草一伙人听到这么庞大的叫喊声,又听到枪声,知道中埋伏了,便仓皇出逃。
  负责在校门外蹲点的西谋和阿战,看见这伙人被从学校里撵了出来,胆子就上来了。西谋上去一棒,把一个人打下梯子来,阿战再上去一个飞腿,那人就被踢到两三米外的田里面去了。大概有五、六个人就这样被打翻到了学校门前的田里面。事后西谋回忆说,阿战不惭是体育老师,动作真快。我一棒劈过去,连我自己都还没有反应过来,那个人已经被他踢到田里面去了。
  这一次打了个胜仗,总算为老师和学生们出一口气了。学校里的老师和学生们的心情都很激动。尤其是大鸟,他大着嗓子激动地对大家说,兄弟们,我们早就该这样了,我们一定要彻底地把那些小野仔摆平!
  和大家交流一番心得体会之后,大鸟回到他那间简陋的宿舍里,小心地把他的杀猪刀抹干净,用布包好,放在他的枕头底下。
  但事情到此并没有完结。学校只是迎来了暂时的平静。
  大概两个月之后。时间已经是深秋了,是收获的季节。
  一天放晚学后,稻草一伙人又出现了。只是他们已经不敢轻易地进到学校里面来。他们就在学校后面的土坡上大声叫嚣。大鸟,有种你上来单挑啊!以多欺少算什么东西!老油,有本事你上来单挑啊!以多欺少算什么东西!龙叔,有本事你上来单挑啊!以多欺少算什么东西!如此轮流呼喊老师的名字,以此向学校公开挑衅。
  开始的时候,大鸟和几个老师在在操场上打球,原本打算不理会稻草一群人的。嘴巴长在别人的身,有力气就喊吧,管他呢!但稻草一伙人越喊越大声,话也越来越难听。大鸟实在是忍无可忍了。他一气之下冲回家中,从枕头底下拔出那把依然寒气十足的杀猪刀。叫了几个老师就往土坡上冲。显哥见事不妙,马上跑回家中取来猎枪。当他跑到半坡的时候,已经看不到大鸟他们的背影了。为了防止再次出现流血事件,情急之中,他又朝着苍天扣动了板机,轰……
  小土坡颤抖了一下。几片树叶应声唰唰地掉了下来!
  本来,看到一群老师气势凶凶地冲了上来,稻草一伙人已经有些慌了。这时又听到枪声,更是慌了神。他们三十六计走为上策,一溜烟便逃之夭夭了。
  等到大鸟一行冲到坡顶时,稻草等人已了无踪影。只有那些被无情踩伤了的草,被无辜折断的树枝还静静地躺在土坡上……
  从此,那些破碎的时光和难堪的往事乘着历史的列车去了天府之国。只是在南方乡村的一隅,秀着这所县级示范管理学校。她婷婷玉立于青山绿水之间,如一位从古典里走来的绝代佳人,披一肩长发,在溪水边静静地站立。潺潺的流水正绕过她的身旁,流向远方……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32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